大惊小怪和习以为常

去年中旬,我和两个朋友临时起意接着背个包带了件衣服就去爬泰山了,爬到半山腰休息时拿出手机来才看见朋友圈里在说怎么选在中元节1去爬山。

但是那时候,不管是下决定,还是经历第一次在夜里爬山,一直到爬山回来感觉整条腿都酸痛,这个过程里有兴奋、有新奇,却很少有那种「我竟然会干这种事」的感觉。

今天凌晨,看了一场电影:「金刚:骷髅岛」。这是一部中规中矩的爆米花电影,虽然并没什么惊喜,但是接近两小时的片长,我个人也没感觉枯燥。

这并不是第一次看夜场「首映」。之前为了赶第一波,或者纯粹因为白天没有时间,看过不少次深夜场。但是尽管这样,我心里依然一直出现一句话:我竟然还会看午夜场的电影。

这应该就是真的老了吧。


另外我想起之前某天洗碗的时候,心里盘算着怎么跟一个朋友客套,对他那阵子给我的一些帮助表示感谢之类的。然后心里就害怕起来了。

以前不会处理的那些「人情世故」,现在似乎越来越得心应手;以前觉得形而上的礼法、风俗,现在觉得在形式里蕴藏了道理和意义……终归还是习以为常了。

是不是人最终都会变得不「酷」呢?不再特立独行,或者说越来越庸俗?这是成长还是堕落?或者,是不是所谓成长本身,就是一个变庸俗的过程?


最后,关于这部「金刚:骷髅岛」,在看的时候听台词才知道,这只大猩猩其实叫Kong,他是the king of the island,所以就称他King Kong了。所以你看在英文版的海报里,其实电影的名字就是KONG

金刚:骷髅岛 海报

金刚在中文语境里代表了不可摧毁,应该是出自佛教用语。有时候金刚就是指钻石——「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嘛。所以King Kong音译出来成了「金刚」,还蛮有意思。


  1. 俗称鬼节、施孤、七月半,佛教称为盂兰盆节。与除夕、清明节、重阳节三节是中国传统的祭祖大节,也是流行于汉字文化圈诸国的传统文化节日。中元节有放河灯、焚纸锭的习俗。(Via. 百度百科)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