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下的她

dimlau

自从一年前我搬回了小时候曾经住过的老旧小区,听她在楼下叫奶奶开门的声音,已经不下 100 遍了。可是却从来没有见过她的样子。

我知道她是谁,但我不知道她现在长什么样子。

她是我儿时的小伙伴,小时候是个「美人坯子」,身边总是有一大堆小男孩儿围着她转。我却为了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总是有一点刻意地不去接近她。我们小学的时候是在同一所学校,但是印象中上学放学我们都没有一起走过——大概就是因为我这种自己跟自己过不去的性格吧。


我有一个秘密,其实并不是刻意隐瞒,只是从未对人提起过:

小学时的某一天,某个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我把唾液从门牙的缝隙里挤出来,把自己下了一跳。然后很中二地以为自己是毒蛇在喷射毒液。而且就装作不经意地在她面前表演。

她果然表现出对我这个技能很惊奇。然后,好像就没有然后了。

而我还在不停地「磨练技艺」,上学放学的路上,不停地分泌唾液然后喷射出去。而且喷射的距离越来越远,原本很不雅观的唾液四溅也慢慢变成…当然还是不怎么雅观的一条单一水柱。

后来,在我修炼成功,凭此绝技拯救世界迎娶漂亮妹妹之前,我牙龈发炎了,肿的惨不忍睹。再后来,用了很长很长时间才消肿。消肿之后的某天,当我打算重新开始修炼绝技,却发现怎么也聚不起一条强有力的水柱了。因为这次炎症的后遗症是我牙缝变得很大。

一直到现在,作为一个美男子,牙齿不整齐、缝隙大,一直是我心中的痛。有时还被人嘲笑,但我知道,这是爱的代价(哈哈哈哈什么鬼!)。


后来小学毕业,上初中,上高中,我们也都搬离了原来的小区。我还是偶尔会听到关于她的消息。不过像所有外表长得漂亮的女孩子一样,关于她的消息多半也不怎么好听。

对于那些只言片语的消息,我从来没有在意过内容,只是当做可以想起她的一个理由。言语就像风,你在意一个人,就不要从传言中「了解」她。

我一直觉得她是个真诚的女孩。长得漂亮,但从没因此放任自己的性格。而是像她的名字那样,美丽姚冶,陶成佳士。

我从小就是个自卑感很强的人。所以其实刻意不去接近她,也是出于自卑。但她却始终那么落落大方。

有时候她和我弟弟一起玩过家家,我游离在一旁,她会叫着哥哥哥哥,邀我一起玩儿。那时候大她几岁的我,总是装模作样的拒绝,她却看不出来我的做作,不停地叫我。我也顽固的可以,总是不停地拒绝,最后她只好作罢。她的单纯让我越发的自惭形秽,而且心里也狠狠地痛恨自己为什么不接受邀请呢…


小时候是这样,长大了也该如此吧。她大概还是一样率真直爽。

脑子里想着这些,我匆匆忙跑下楼来,然而却又一次扑了个空,她已经进门了。

也好,我想,有些东西,永远存在心底就好。

「奶奶,我给你买了蛋糕……听说可好吃了……你不能只吃这个……」

隐隐约约听得到她的声音从窗户里传出来。

记忆中,我们小时候,她奶奶总是坐在树下的阴凉处,扇着扇子看着我们玩儿。现在她奶奶自己一个人住在这里,很少见到别人来看望,只有她时常会来。我想,这样女孩子,一定是美的。

关于作者:定格咖啡馆主理人,著有《开家长长久久的咖啡馆》《咖啡入门书》等。

延伸阅读

本站架设在 RamNode VPS

使用 Grav CMS 发布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