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狭隘

以前,我留着长头发。很长很长的那种。散开来,及腰。

邻居们纷纷好心在我妈耳边提醒,大男人留这么长头发不好,流里流气,不像正经人。云云。

我妈是那种家人说什么她都怀有极大的怀疑态度,别人说什么她都深信不疑的人。恰好我也被「呀,一看你发型就知道你是搞艺术的」这种话搞得很累。所以,一把剪刀就变了短发。而后,在家备了理发器,始终保持头发长度在两厘米左右。我没兴趣去打听,猜想邻居们应该很满意。

但是,心里其实有些话是没说出口的。男人剪掉长发才多少年的历史?很多朝代,你剪短头发反而是不孝,清朝,不剃前额留发辫那是谋反,终于,辛亥革命之后剪了辫子,再也没有什么政策要求格式化的发型了。好好行使自己的发型权,有错吗?每个人的审美不同,不能成为约束或指责别人的理由。


说到古代剪头发是不孝。又有件关于我的毛发的事情劳烦邻居们操心了。

前一阵子,我蓄起了胡须。因为感觉留胡须蛮衬我的脸型。结果邻居们好心提醒我妈说,你怎么能让儿子留胡子呢?小辈留胡子对长辈可不好!我妈就又传达给我。我当即就刮了胡子。但是这次我就没憋住,唠叨了一番。

古人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邻居们却说留胡子不好,他们这些所谓的「传统」估计是瞎编来的。或者,是他们没学好自己的传统,以讹传讹了。因为倒是有一种关于小辈的胡须的说法是:父母离世的,儿子要一段时间不理须发,形式上表现一下因为悲痛都顾不得自己仪容了。而我之所以爽快地刮了胡子。一是因为不愿意在父母对我留胡子到底好不好还有顾虑的时候再争辩;二来,我留胡子不但不是顾不得仪容,反而浪费了不少时间来把胡须修剪整齐。我也很累。

不过,我给父母提了个醒,我刮了胡子之后更觉得自己还是留胡子好看些。大概过段时间还会留起来。希望他们不要介意。

所谓狭隘,大概就是用自己的标准去要求、指责别人。

本文初发布于 2014-07-12 21:30 后因网站改版而丢失,最近发生的一些事让我觉得值得再发一遍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