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日记

dimlau

其实这是她上周——也可以说是去年——写的一篇日记。发给我看,给我戴了顶高帽子,然后和我商量她遇到的那个问题应该如何处理:

女儿的日记

字迹有些潦草但我关注点全在最后一句了🎉:

女儿的日记

我不禁猜想,或许直到多年后,这件事依然会在我女儿的脑海里时常浮现吧?不要觉得我这么猜一定是小题大做,事实上我们谁也说不清楚到底人生经历中的哪些事会留在记忆里经久不忘。我自己的经历就是近在眼前的例子。

已经年近四十的我,对小学时代的印象大多已经模糊,但是五年级一堂音乐课的其中几分钟情景却时常不自觉地在脑中重演:音乐老师拿着一根笛子,讲解这种乐器的相关知识;我已经记不清是因为自己上课时总爱接话茬还是平时种种表现让同学们有误解;总之当老师问起谁会吹笛子时,同学们几乎异口同声地举荐我。我在制止身边几个同学起哄无果之后,竟猛地站起来,语调因为情绪失控而变得古怪,几乎是嘶吼着说自己并不会。

脑中无数次「情景重现」时,我的内心活动多半是羞愧于自己当天的举动太丢脸,甚至有时会想,如果我当时会吹笛子该多好。但是现在,在看过女儿的日记之后,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从没思考过当时为什么那么激动发狂。

所以我在看过女儿发来的日记后真可以说是「激动不已」。一直都很欣赏善于自我剖析的人,也希望自己如此。女儿可以在日记中自我剖析,真是让我无比高兴。而且,就写日记这件事来说,真情实感、言之有物的文字果然是比应付作业要好得多!真要给女儿一个大大的赞!👍🏻


女儿在日记中分析了自己纠结的原因,然后很无奈地说,即便知道了原因,却无法停止继续纠结。

人生中很多事情的确如此;如果性格是那么容易改变的,它又怎么可能用来形容一个人呢?但是我想,有两点启示或许可以帮助我们缓解纠结、安抚无奈。

坚定自己的决意

小时候的那段往事里,我之所以过分激动,现在想来无非是害怕自己被外界的力量推着去做自己不想做、不会做的事情,害怕自己的想法不会被尊重。当然其实女儿的烦恼也是如此,她害怕「老师太凶了」,自己的想法会被驳回。

不管是否存在不可抗的力量迫使我们去做自己不情愿的事情,至少见分晓之前应该坚信:我们理所当然地可以拒绝任何不愿意做的事情,不必急切、不必慌张、不必愧疚、不必寻求别人理解……即便全世界都说你应该怎么做,但只要你轻声细语地一句「我不愿意」,这已经是足够充分的理由让其他人闭嘴。

但是在此之前,「坚定自己的决意」还包含一层更重要的、作为前提的含义:先明确自己的决意是什么,不要模棱两可。在女儿的烦恼事件中,因为「不好拒绝」好朋友而选择留下,这和后续打算选择离开,是截然矛盾的两个抉择。当然我们还是随时有权改变决定,但要明白,我们的一次一次决意积累起来,构建出了我们的形象。是做三心二意左顾右盼的人,还是做言出必行一言九鼎的人,这当然也是一种人生抉择啦!

而且世上太多事情如此,在做抉择时总会有有得有失,顾及了情分很可能就要自己承担不情愿的后果。这些都要在做出决定之前就让自己有所觉悟才行啊!

话说回来,那些我们自认为「不行、做不好」的事情,真的连尝试去做都不行吗?

天下事有难易乎

我不讲《为学》里的两个和尚的故事,还是拿自己举例子吧。前几天维护咖啡机时发现某个螺丝有一点渗水,心情一下子低落甚至焦虑起来。因为一想到要换这颗螺丝需要连带进行的诸多步骤、想到每一个步骤都有可能出现差错、想到即便每个步骤没差错但是再装回原位时还有可能碰松其他零件、想到即便没有明面上的问题是否会有其他隐患……我已经在心里思考换一台新的咖啡机有多大可行性了。

然而,最终因为这台咖啡机太过昂贵,我还是硬着头皮开始行动:第一步拆掉线路接头;第二步拆卸外层螺丝以便工具接触出问题的那颗螺丝;第三步、拆卸完毕,每个螺丝打胶装回原位;第四步,竟然已经没有第四步了。虽然过程不像文字这般简单,但是结果的确是很顺利地完成了。

「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

从日记里的自我分析已经看得出来,女儿也已经意识到这个情况。如果不行动起来,就会陷入焦虑。在构思进展时,总有太多(甚至可以说是无限种)负面的可能性,而且因为只是自己的臆想,我们完全不知道具体实施时到底会碰到的问题会是哪一个。于是越想越畏惧,越想越觉得以自己一人之力去应对几乎无限种坏的可能性,简直无力招架。

而真正行动起来,不管是行动起来去和老师声明自己要退出跳远测试,还是行动起来在测验之前多向擅长跳远的同学请教技巧。我们所面临的问题或者考验,就一下子从「无限多」变成了「只有一个」。

迎接这仅有的一个挑战,至少要比和无形的恐惧作斗争要好的多啦!


既然拒绝不是那么难的事情,而不拒绝也完全可以试着凭心去做,还有什么值得我们纠结的呢?

关于作者:定格咖啡馆主理人,写过《开家长长久久的咖啡馆》《咖啡入门书》等。

延伸阅读

本站架设在 RamNode VPS

使用 Grav CMS 发布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