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光景也值得记住

dimlau

不管怎么来看,2016 年对我来说都算不上愉快。


年初,因为一些杂七杂八的原因,从 2009 年一直经营着的定格咖啡馆甚至歇业了一段时间。这让我羞愧。以至于虽然目前经营状况良好、新推出的每月限定晚餐算得上大受欢迎、翻新后的店面格局更符合未来经营方向……在这些可以自我安慰的状况面前,我依然心怀惴惴。

世事无常

年末,我奶奶九十四岁寿终正寝。活到这个年纪已经算很长寿,而且奶奶的遗容安详,看不出半点痛苦。但是,一帮孝子贤孙拥上前去给奶奶换寿衣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哭了。

和奶奶算不上十分亲近,她一直在乡下老家,而我上学、工作常年不着家,更别提老家了,一年大概能回去两三次。但是葬礼中那一项项仪式、流程,把我生命中和奶奶相处的点点滴滴都带到了眼前。奶奶遗体被送上火化车的那一刻,我竟然克制不住哭出了声。

以前我总以为葬礼是形式主义最典型的代表,现在才知道,是形式还是仪式,只在于参与者的心。


2016 年过去了,谈不上怀念,但是我会记住它。

关于作者:定格咖啡馆主理人,著有《开家长长久久的咖啡馆》《咖啡入门书》等。

延伸阅读

本站架设在 RamNode VPS

使用 Grav CMS 发布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