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花果发芽了

dimlau

去年秋天突发奇想买了两株无花果,还有一株柠檬。从南方打包寄过来,光秃秃的三根杆儿,只有根上裹着一坨泥巴。我把它们一根杆儿一个盆儿,栽了起来。

因为冬天并不是萌发的季节,所以这三根杆儿就这么杵在那儿杵了一个冬天。然后可能是因为放在室内,光照、温度都不足,它们又悄无声息地过了一个春天。


其实我觉得养花养草或者养宠物,都是挺残酷的一件事。因为,你幻想一下你身处广袤的宇宙中一个小小的飞船里是什么感受?压抑、束缚,一旦出去就得死……人这种不折腾不舒服的动物,离开了大地都难受,何况是本该扎根在大地中从生至死的植物?

而且换个角度来想,「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人类以地球主宰的身份自居,自以为可以把其他生物当做宠物。弄点花花草草养在盆儿里罐儿里,狗啊猫啊脖子上套个绳子牵在手里,好像这样就是凌驾于万物之上了。其实在天地、生死、大道面前,还不是一样渺小的毫无招架之力?只不过也是刍狗而已。


有时候我就是这么悲观的人,但是正因为这样,这三根杆儿才安安稳稳杵了那么久。换做别人,应该不会给三根光杆儿浇三个季节的水吧。我只是觉得,不论它们生死,这只是我和它们的缘分而已。所以,就算只是光杆儿,我还是隔三差五地给它们浇浇水、松松土。

没想到,它发芽发的毫无预兆。猛的一天早上就看见光杆儿的根上抽出了两个小绿芽,我趁着前几天阳光不错,把它和另外几个光杆儿一起搬出去吹了吹风,只几天时间,新芽就长得老高了,而且,叶子也张开了,有了无花果树的样子。

发芽的无花果树


虽然我并没有对这些光杆儿有什么区别对待,但是发芽的却只有这一棵而已。还有靠窗处的地上我种了三株咖啡树,其中两棵,硕果累累,我已经采收了快一磅果实了,而另外一棵,也在花期开出寥寥几簇小白花,但是结果时却总是没了动静。或许这就是所谓命运。

说起来,我是相信命运的。在外在因素的影响之下,万事万物都沿着一条不太宽阔的路走下去。有时候你感觉遇到了岔路口,会天真的认为如果「选对」,人生就能大有不同;或者你会因现在的处境而埋怨过去的某个岔路口没有「选对」。但是这些都是一厢情愿的自以为是。给你无数次机会去选该如何走,选来选去你会发现能得到的最终结果始终都是那样不如意,你始终还是逃不出你的命运。

因为如果你自己没有变化,外在因素就全权决定了你的命运,那些所谓的岔路口,其实只是命运路上的不同车道而已,不管怎么变道,这条路连不到的目的地,就是到不了。

要说能做的,只有拓宽道路而已。读书也好、修饰外表也好,或者其他各种「努力」,虽然依然变不出什么命运岔路口。却可以把命运的路多拓宽出一个车道来。或许就是这个车道的宽度,已经足以让你的命运之路连接到自己的目标之地。

所以不会改变自己的人,就像植物。它们被摆放的位置一旦固定,接受的阳光雨露或多或少,都已注定。那棵只开花不结果的咖啡树,应该是因为靠西放的,早上我开门晚,下午太阳去了西边只能照到东边的两棵,所以这可怜的孩子积蓄不了足够的养分来结果吧?它没法自己长出腿来追逐阳光,所以只能依赖于我,而我一不小心就断送了它作为生物的传宗接代的权利。

不过终究还是会归于尘土,又如何呢。你我都只是活着而已。


不知不觉说了好多,真啰嗦啊,不如再补一个英语单词吧。之前并不知道无花果用英语说,也没想到这个单词这么简单:fig /fig/

My fig-tree sprouted.

延伸阅读

本站架设于 RamNode V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