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玩笑 & 做自己

dimlau

前几天在 Mastodon 里看到一条内容:

今日瞎想:
我朋友很讨厌人说她胖,是真的说了会生气的。
这不只是重视外表的问题。她从小生活在她姐姐的阴影之下,永远被人对比说胖,所以一戳就炸。
所以啊,大家不要随便觉得对方“开不起玩笑”,是你不了解你的玩笑会不会刺到别人从未愈合的旧伤口。

我完全理解这位朋友可能想要表达的意思,并且也很认同——如果我们都对他人多一份体谅,这个世界会更好。

但当时我还是做了不讨人喜欢的回复。因为要达到美好状态还有很远的路程,而在此之前,在我看来,站在旁观者立场上来呼吁是很无力的事情。我希望可以换个立场来谈问题。

而作为一个同样经常被开玩笑的人,我觉得这不光是「开不起玩笑」的问题,还涉及到怎样「做真实的自己」。

先说「开不起玩笑」

我曾经也困惑别人为什么总爱和我开玩笑,而且明明是她们不够了解我,所以说了我特别介意的话,可最后承担后果的人、变成别人口中「开不起玩笑」的人,却是我。但是这个问题并没困扰我太久,因为要化解它其实也很简单。

我觉得很多时候别人是出于亲近的意愿,或者错误判断了我们之间的亲密程度。而且多半是因为她们在别处讲过那些玩笑之后收获的是正面反馈,所以在我身上大概也是出于这种预期……不管怎样,她们很少是带有恶意的。我不是说只要动机不坏就可以肆无忌惮,但是我们既然都希望更好的世界,当然要从自身做起用善意回应善意

对于我真正在乎的朋友,我会找机会袒露心声,讲述那些介意事项的由来。就算是挚友,又哪有天生就相互了解的呢,不都是在分歧中增进了解吗?如果我的坦诚换来的是尊重,问题自然解决了,而且收获了更深厚的友情;如果对方无动于衷,早点认清彼此不是同路人,又有什么坏处呢?

而对于那些我觉得完全没必要做任何解释的人,就更没资格要求对方呵护我「未愈合的伤口」了。对方经常开的玩笑,在我这里成了禁忌,客观来讲,我的确就是她们世界中「开不起玩笑的人」。接下来更合乎逻辑的做法是继续坚持认定对方对我不重要,所以她的评价也不重要。如此一来,还有什么问题呢?

可能有人会说「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这句话里潜在的双重标准(我做不到好好回应别人但别人要做到好好对待我)暂且不提。不如来说一下——

怎样「做真实的自己」

我们已经说得足够明白了,很大程度上来说「开不起玩笑」的症结并不是玩笑,而是开玩笑的双方,更准确一点,是被开玩笑的「我」。

比如我会介意小甲拿我长相开玩笑,但是小乙开同样玩笑,我可能只会觉得这家伙真是淘气啊!我不喜欢小甲,不愿意对她袒露心声,也不愿表现出反感,只是在心里埋怨小甲没有分寸,并且自己积累情绪,直到某一天突然爆发,让小甲措手不及。原因就是我没有做真实的自己。

真实的我就是和某人开不起玩笑,却不愿承认,也不愿自行离开,表面上是维护「大家」的和睦,实际上只是为了自己表现得更合群;真实的我试图隐藏憎恶情绪,但是虚情假意的表象下又无法做到不去深恶痛绝;真实的我只是想在交往中得到特殊的照顾,而拿来示人的却是「帮助」小甲言行更得体——然而我凭什么认为小甲需要得体呢?她和别人开同样玩笑都可以很欢乐啊。

现代人的心理之所以扭曲,并不是因为单纯的利己主义,而是因为伪装成利他主义的利己主义。
现代人的心理之所以扭曲,并不是因为直白的敌意,而是隐藏在敌意之下的惺惺作态。
现代人的心理之所以扭曲,并不是直接的憎恶,而是虚情假意背后的深恶痛绝。
现代人的心理之所以扭曲,并不是简单的以自我为中心,而是假装成为他人着想的自私自利。
加藤谛三《喜欢自己现在的样子》

做真实的自己,首先承认并且接受是自己有「开不起玩笑」的地方,然后再决定,是请别人给予呵护照顾,还是选择自己悄悄离开;做真实的自己,在请求落空之后,棱角分明地表明立场,划清界限。

当然,还有老生常谈地「和自己和解」。每个人都有权选择如何面对自己,可以希望自己长得胖,也可以希望自己更瘦些,但总之并不需要依赖别人的评价。很多时候,与其说所谓未愈合的伤口是导致我们敏感的原因,不如说我们原本就抱着不想听到某些词汇的目的,才找出了「未愈合的伤口」这种借口。

或许接受这些会是漫长的过程。但是在此之前至少可以做到,别去要求其他人主动配合——这是我们的索取而不是别人的义务。

关于作者:定格咖啡馆主理人,著有《开家长长久久的咖啡馆》《咖啡入门书》等。

延伸阅读

本站架设在 RamNode VPS

使用 Grav CMS 发布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