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旅行

dimlau

看电影《海上钢琴师》的时候,发现1900和我一样是个爱做白日梦的人。我们都在白日梦里走遍了世界,不用到达某处就能熟悉那里的人那里的物。不过,怎么就没人拍部电影说说同样敏感、忧郁的我呢-_-#。

旅游卫视的一句口号说的好,身未动,心已远。当我望向远方,我环游世界的白日梦就已经展开了。

即使是白日梦中的旅行,也一定要背上行囊。踩着真正的不是为了迎接游客而修建的古老石砖小路,走在在欧洲某条不知名的小巷子里,很难不把心沉寂下来。要不是肩上的行囊让我保持一种探究的状态,我肯定就要在某个街角或者河边的露天咖啡厅里停下来,再也不愿离去。

清新的空气中,没有沙尘漫天,只是飘荡着隐隐约约的香气。顺着气味转头寻找,那是一盆雏菊,摆在巷边一扇开着窗户的窗台上。照进窗里阳光里,一位和蔼的老者正在悠闲地看报。我与他目光相遇,他没有为迎接游客到来而学习外语,所以只是笑着向我挥手致意,我也微笑着向他挥手致意。

没有人在乎我是哪国人,但是大家对我都很热情。走在街上,随时都有人点头微笑问好。我对陌生的环境、建筑感到好奇,但也不会无礼的到处刻下到此一游的标记,自然也不会像CCTV的记者们那样非教人家用中文对着DV镜头说“我爱中国”之类的无聊话。我们在有生之年相遇便是缘分,点头、微笑、挥手让我们被彼此的热情感染,这就够了,谁还要管你来自哪里要去何方呢。

我喜欢安静的旅行。

关于作者:定格咖啡馆主理人,著有《开家长长久久的咖啡馆》《咖啡入门书》等。

延伸阅读

本站架设在 RamNode VPS

使用 Grav CMS 发布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