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吧炒勺

dimlau

也许我太敏感?「长大」这个词我觉得已经不是我可以说的了。因为说出这个词的时候还是抱着一种「我刚才还是小孩子」的观点。我已经没有这种资格了。

我不知道别人的过渡期是怎么样的,顺利不顺利,也许人在这个时期心里都有两种声音在纠缠?一个是「我想……」另一个是「我应该……」。让人痛苦的不只是两个声音的分歧,更严重的是那个「我应该」会因为那个「我想」而自责。

当我还没从没人叫我吃饭的事实中回过神来,我已经要叫别人吃饭了。幸好我喜欢做饭,喜欢青菜萝卜鸡鱼肉蛋各种原料在炒勺里翻啊翻得就成了可口的菜。有时兴起,我会练起我的颠勺手艺,偶尔表演一下不是谁都能会的「勾火」绝技,看着炒勺里「呼」地一下腾起一团熊熊火焰,心里爽极了。(翻炒让炒勺里着火俗称「勾火」,下图来自网络)

颠勺 勾火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像做菜一样合我心意,不过人不可能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应该」的顺序永远都是排在「我想」前面的。这时候,也许只要静下心来思考耐住性子坚持,很快也能在这些事情上勾起火来。

关于作者:定格咖啡馆主理人,著有《开家长长久久的咖啡馆》《咖啡入门书》等。

延伸阅读

本站架设在 RamNode VPS

使用 Grav CMS 发布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