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杂记

dimlau

我家开心

我家开心前阵子一直跟爷爷奶奶云游四方,让老爸我对她十分想念,她却乐在其中。

开心很爱吃海鲜,在威海的时候,她每天都吃些鱼阿虾阿的。每次打电话给她,她都在吃东西,我就向她撒娇说:"爸爸也好想吃鱼阿虾阿,可是咱们滕州买不到。"从此开心就记住了,再打电话的时候最后总要跟我说,"爸爸,等我回家的时候给你带一条鱼和很多虾好不好?"我当然满口答应,再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她就亘古不变地回答,可能五一就回去了吧——不过,打电话时五一早就过去了。

还有一件小事,说出来可能不雅,但是不说我真憋得慌啊——这就开始说了——有一回我给开心打电话时她正在拉粑粑,我就逗她说:"开心啊,怎么你拉粑粑时还和爸爸说话啊?"开心郑重其事地反问我:"它拉它的咱说咱的,有什么不行的?"我当时真的笑的肚子疼了。

所以说小孩子的想法真的很有意思,让你意想不到。开心回滕州之后,有一次我和她闲聊,问她,开心你几岁了?这个问题的确时有些白痴,所以开心也不爱回答了,她又反问我:"我是你家的孩子么?"我当然回答说是,她接着又说:"那我又不是别人家的孩子你还问我几岁干嘛?我是你家的孩子你还不知道我几岁?"再次,我被说的一楞一楞得,完全想象不到她会说出这番话来。

万物生长

开心照片我就不放了,总之,又长高了不少。

我的植物们也都在努力生长着,比如发芽太晚以至于同盆里长出的杂草被我误认为是真身的——咖啡树苗,它们终于抽叶了。浓浓的绿叶,看上去很壮实。但是从发芽这么晚也可以预见到,这些咖啡树苗们注定比他们南方得兄弟姐妹慢几拍,等他们开花结果⋯⋯猴年马月啦。不过还是放张照片来看看:

IMG_4067

比较搞笑得是,一度要枯死得两棵巴西木的花盆里,可能因为最近浇水比较勤,竟然长出了——蘑菇!

IMG_4050

我觉得这种蘑菇养尊处优得应该不会有毒吧,不过,"吃它们"得想法不太现实,太瘦弱了完全不够吃。

闲散生活

我觉得我这辈子已经废了。

闲散惯了,如果哪天不再经营这家咖啡馆我也完全想不出还有什么可做的。不过说句真心话,我挺享受这种闲散的感觉----虽然客人少的时候我也会着急上火抓狂起痘痘⋯⋯。

有闲的人可以做一些用化简为繁的事情。而化简为繁有时候会有很棒的结果——我是在说做饭。

我老家滕州——呃,我现在也又定居滕州了——的人做饭、炒菜,一般都是一个线性的过程,准备 -> 开始 -> 结束。很少见到有人做菜会分多条线进行:准备 -> 开始 -> 完成原料一;准备 -> 开始 -> 完成原料二;原料一 + 原料二 -> 完成。

或者说,其实你压根儿就很难见到有人做饭。你去别人家做客,然后主人招待你一顿丰盛的晚餐什么的,那是电视里的情节。在滕州,据我所知,来了客人怎么也得从饭店里要菜才够档次。再不然就是直接去饭店。你要自己做菜,那估计会被理解为看不起人家——这话得客人说才对:"不用麻烦了,咱们在家简单做点就可以。"

我不知道这个可不可以理解位为生活缺乏情趣,或者是生活太"物质"。总之我觉得挺无趣的。当然,也就不难理解咖啡馆在这样的城市必然是闲散的人才会经营的。顺便提一句,我是说咖啡馆,不是什么休闲吧、茶社,客人总把我这里以休闲吧、茶社的名义介绍为给别人让我很郁闷。人们似乎完全没有"细分"这个概念,认为不管你叫茶馆、咖啡馆、休闲吧、酒吧⋯⋯其实都是一样的,都要混搭着咖啡、酒水、茶等等等等⋯⋯所以也就都可以混着乱称呼。

果然我又跑提了,其实我是想介绍西红柿鸡蛋面的一种做法而已。

西红柿鸡蛋面

说繁也不算繁:无非就是面上浇西红柿鸡蛋嘛——当然,滕州做法一般是简单的炒鸡蛋,加入切好的西红柿,炒好再加水,烧开水下面,齐活开吃。我没说那样子不好,但是那叫混汤面,面不光只有那一种吃法吧,比如上边照片里的这种。

我这种做法就相对来说繁琐不少。先煮面,煮面的技巧挺多的,比如水里稍微放点盐啦,比如挂面入锅时让它们自由散开什么的,就不多说了。煮好后把锅里的热水倒出,加入凉水——喂,你这是在天朝,怕拉肚子的话最好用纯净水,自来水什么的让外国人喝去吧。多放点凉水的话一次就可以把面冷却了,这样子做出的面特别筋道。沥干水然后乘到碗里等着就好了——锅里的凉水怕浪费的话其实可以单独盛出来喝。

然后开始做浇料:鸡蛋打散,热锅温油,摊出黄橙橙的摊鸡蛋来。我看到有人介绍说摊鸡蛋时加点糖可以提鲜,但是伟大的开心她妈说,糖和鸡蛋经高温后生成不易消化的物质,吃了也是白吃。好吧,我觉得家点料酒是不错的选择。摊出鸡蛋盛出备用。西红柿去皮不去皮自己看着办,我从来没觉得西红柿皮难以下咽所以我没给它去皮,切小块进油锅翻炒,热锅冷油,既健康又不容易迸溅。炒个差不多加入刚才做好的鸡蛋一起翻炒,因为时是浇料,所以多放点盐没关系。提前准备好一些水淀粉这时候也加入锅里。超市有卖各种淀粉,兑水搅匀就是水淀粉了,不过淀粉和水的比例掌握好,太稀了没什么效果。恰到好处的话,做出的浇料粘稠而且色泽光鲜,不吃也能饱眼福。

说话间,已经做好了,貌似其实我加水加少了,浇料不够粘稠⋯⋯我饭量小,上面照片里就是我的午饭。好吧我不装的这么文雅了,其实我是中午饭量小而已,晚上特能吃,半锅米饭什么的,这样不健康的饮食习惯据说会导致肥胖,这下你们知道我用心良苦了吧?

可是为什么我还是这么瘦?

关于作者:定格咖啡馆主理人,著有《开家长长久久的咖啡馆》《咖啡入门书》等。

延伸阅读

本站架设在 RamNode VPS

使用 Grav CMS 发布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