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心远地自偏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陶渊明《饮酒》其五

我自学完这首诗以来一直存在着一个要把自己置身其中的白日梦。之所以只能当成白日梦,原因是明摆着的——我上哪去找块地围起一圈儿篱笆来种菊,而且还能一抬头就看得见庐山?退一万步讲,我就算不要院子了,也不要抬头看见庐山了。找套房子,从窗户里探出头去,不论什么山让我看见就行。得多少钱?去年我还在青岛的时候,崂山附近的房价可就都每平米上万了!

也不是非得邻着山,但是不邻着山靠着水的,我找遍中国还能找到一处称的上优美的地方么?环境问题上,我们国家真是形势严峻。好像“环境好”对我们的意义仅仅在于可以用来发展旅游,用来赚钱。这真是太悲哀了。

看看邻国小日本,我们真得自叹不如。比如有个叫上胜町的小镇(见篇首图),绿化率竟然高达90%以上。而且这么一个小镇,他们的垃圾分类竟然多达三四十种,对垃圾的处理对环境的保护之细致可见一斑了。再说远一点,远在欧洲的芬兰。这个国家的人对垃圾的处理简直有点像仇人见面了,见到垃圾就非得除之而后快。他们的垃圾分类多细致就不说了,有些瓶瓶罐罐啊一类的生活垃圾竟然需要居民自己拿老远送去处理,而人家都还乐此不疲。国际上有个惯例说是进口核原料在使用后的核废料要运回产出国处理,而人家芬兰就不,就地解决,追求的就是个“污染到此为止”。我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你说要是我们国家也哪哪儿都环境优美,我还用满世界找山找水去么?

说了这么多,对我这白日梦的实现估计也不会有多大帮助,旅游区继续还在“开发”着呢,所谓“改造自然”的进程也在继续着呢。其实,陶渊明也知道我的痛苦,一开始就安慰我了:“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且不管现在的环境还算不算是“人境”,反正短期内改善是无望了,我还在趁早在心里隐居下来比较靠谱。心远地自偏。

fin.

页面会变得很长么?期待。

-= 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