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如诗

dimlau ≈ 阅读 4 分钟

我先说明白,我是要说说方言而已,和生活如不如诗没什么关系。

在滕州方言里头形容「舒服」就说rú shī,应该类似四川话里的「巴适」。不顺心的时候我们会说过得不rú shī。不过一直不知道这个发音对应的是哪个词汇,所以以前我觉得暂且可以写作「如适」,或者可能是「舒适」或者「愉适」的某种变化。

偶然听到宋冬野的一首歌里反复唱道:「生活是这样子,不如诗。转身撞到现实,又只能如是。」我就纳闷,心想宋冬野不是滕州人啊,连山东人都不是,怎么唱起方言来了?后来查到歌词作者是韩寒,他也不是山东人。他俩一个北京一个上海。哦,对了,直接把这首歌的 MV 贴出来吧:

所以,其实是我开玩笑了,人家歌词是「如诗」不是「如适」。不过这个「如诗」倒让我觉得很有意思。好像有些场景下可以用来替换方言里的「如适」。

比如我们在说过得不rú shī的时候,大概也就是在说生活太乏味、太累、太不顺心或者太碌碌无为。总之,就是没有那么诗情画意,过得不「如诗」吧?

不过哪有谁的生活能始终如诗?诗之所以是诗就是因为诗里描绘的生活,往往是少数人拥有的理想状态,甚至干脆说渴望不可求的。所以如果这样想,不如诗才是正常态,是不是就更能有好心情可以把不如诗的生活过得更如诗一些呢?

说到这里我不妨没羞没臊地发个照片,香菇油菜面条,稍微摆一摆,我觉得看着也很如诗:

香菇油菜面

P.S. 其实方言里头很多词汇都挺有文化内涵的,无非是发音上不够「标准」所以显得土气。比如说人脸色sǎ béi,其实就是「煞白」两个字,同样说颜色的词「黢黑」,也只是发音的方言化而已。

另外一些,比如说「高兴极了」,在滕州话里叫zèi hǔi le,其实对应文字就是「恣毁了」。那个「恣」字普通话念作,方言里变了音而已。

我觉得,这种方言发音既然有有对应的、现成的词汇,还是直接用相应词汇来书写记录。不要用方言发音再次「音译」成汉字。比如sǎ béi就是「煞白」不是「撒北」,zèi就是「恣」不是「贼」。毕竟我们的语言是表意的,不能只按发音来记录。不要把没文化当做有趣

如适还是如适而已,我们倒是可以偶尔心里想着如诗一下。

赞赏和评论都是一种鼓励。

延伸阅读

本站架设于 RamNode V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