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愤青么

dimlau

我前几天在百度滕州贴吧发了一篇贴子,说了说宅急送要求客户先签收后才能验货的情况。当时我是被逼无奈只好先签字了,因为不然的话宅急送就要把物品寄回,这来回运费卖家肯定不会全部承担。幸好物品没坏,万一坏了责任肯定也打不到宅急送身上啦。因为我已经签收了嘛。

所以我号召大家贴出一些有类似“制度”的快递公司,以便我们以后不再冒这个风险,而改用其他快递公司。

结果⋯⋯贴子被删了。

其实这根本不必大惊小怪,据我了解在我们这里(伟大的山东滕州),小到一个小学校,都有专门的人员在随时关注着百度贴吧。只要有不利于自己的言论,只需一个电话,就可以联系到专门负责删贴的人。删个贴子嘛,几秒中的事。

定格咖啡今天早上正式开业了,虽然我极不情愿,但是最终还是放了鞭炮。没想到引来了一群乞丐。

乞丐这个称呼其实已经不太合适,因为他们不是来乞讨的。他们是要工钱的。每人都拿着二踢脚或者烟花。美其名曰贺喜。自顾自地燃放后跑来讨工钱。如果你不愿意给他们是绝对不会走的,而且还会聚集更多的人手来堵住你的门。

虽然我知道电话有个功能是报警。但是不用别人劝说我就想开了——如果报警真的管用,这个所谓的丐帮压根就不会形成!先不说警察是不是可以负起责任,人家丐帮(我不是开玩笑啊,确有齐名甚至有明确的聚居地,他妈的这么巧就在我们店附近!)岂是好惹的?敌进我退来来回回的总部能派专职警员看门吧?

于是就这么着每人20打发了,你还别嫌贵,少一分人家都不走。还会用鄙夷的目光看着你!

到了傍晚,我累了一天还没吃上晚饭,正要筹划着等店里客人走后拿中午剩的馒头先啃两口。忽然看见有人骑着自行车直奔这里而来。我赶紧收拾了一下准备迎客。没料到人家下车就倚在店门上,边看着放在门口的价目表边说:“老板,你们今天开业是吧?”说话颇有官腔。我答应了之后正准备要问人家哪里落座要点什么。人家慢悠悠地说明了来意。原来是要饭的:“老板,给点饭吃吧。”

咳,给就给吧,这不正好有饭?送过去馒头,结果上午的那种眼神立马瞟过来让我彻底清醒了。人家他妈的是来贺喜的!!我顿时怒火中烧了,草泥马,我累死累活干一天赚得还不够你们这些爷花的呢!

不给,坚决不给!我挨个给客人道了歉,就把丐帮的那个狗日的老儿凉在门口。丫果然开始絮絮叨叨起来,挨个的念价目表,嚷嚷着咖啡自己喝不起,blah,balh。不说这个我还不来气,草泥马,我一杯就算卖一万那是我辛苦所得,我端着手网靠着火炉大热天手酸到台不起来在那里烘培咖啡豆的时候你们他马勒个B的都不知在哪家店门口闲坐着呢!

不过看着客人渐渐皱起的眉头,我又软了。客人,就算只是到店里坐一坐看看书,我们也应该把他们当作上帝。拿了两块钱,还是打发走那个天杀的丐帮某某吧。

是我气糊涂了,活该又糟人白眼,两块钱人家是不放在眼里的。我添钱稍微慢了点他已经开始给我炫耀他们总部就在附近了,以后有个三长两短他可不负责。好吧,给足您,您请回吧。

我彻底败了,我不是孤身一人,我不能了无牵挂,我不能舍了一切就为拼出个鱼死网破。正义就这么沦陷了,肮脏的一切就这么举起了胜利的大旗!

我此刻觉得愤青是那么的珍贵!

关于作者:定格咖啡馆主理人,著有《开家长长久久的咖啡馆》《咖啡入门书》等。

延伸阅读

本站架设在 RamNode VPS

使用 Grav CMS 发布管理